首页 >> 最新文章

三万亩核桃林对循化意味什么大同

文章来源:没有娱乐网  |  2019-10-16

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06月14日电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在今年初发布的“十一五”发展规划中响亮地提出,到“十一五”末,循化要建成3万亩的核桃林,种植150万株核桃树,人均10株以上,使“核桃经济”成为支撑循化新农村建设的新型产业。这个消息一传出,全县上下一片欢欣鼓舞,在省内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疑惑的是:循化什么时候又悄然兴起了一个核桃产业?

很多人都知道,循化有个孟达天池。很多人还知道,孟达是个自然保护区,它以植物种类繁多而著称于世。也有很多人去过孟达,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注意到了山上的那些植物,但是,孟达山下的那个小村庄有几十棵高大的植物却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它不像山上的那些珍稀树种,纯粹是大自然选择演化的结果,依照生物进化论的观点,它们是人类选择演化的结果。那几十棵高大的植物就是核桃树,据说,这些核桃树上的核桃皮薄如羽,每当果实成熟之时,果仁就会自行裸露,人称“露仁核桃”。虽然产量有限,但名气却不小。这些核桃树至少有300年以上的树龄,几百年来,它上面的核桃从来没有论斤出售过,每年,无论产下多少核桃,都是论个定价。

孟达山下的那个小村庄叫塔沙坡。核桃和花椒是这里的人们最早种植的经济林木,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超过300年。后来,他们还种植过辣椒等经济作物和苹果等经济林木。再后来,循化的花椒、辣椒和苹果的种植规模都有过长足的发展,成为撒拉族人民勤劳致富的有力支撑。只有核桃种植业曾长期荒废,直到上世纪末,全县的核桃树也屈指可数。

1998年3月的一天,有个叫韩忠华的撒拉族年轻人来找时任积石镇镇长的马永福,说他想从新疆引进几株薄皮核桃树苗,不知道能不能行?而这时,马永福也正在考虑一个问题:循化虽然是一个人口小县,但是,就人均占有土地资源量而言,最突出的问题还是人多地少,尤其是积石镇,要想让农民靠传统的种植业过上好日子很难。不过,从气候、地理等区位条件而言,循化又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在如何提高土地的产出效益上做文章,使有限的土地能够实现最佳的经济效益,也许就是一条根本的出路。韩忠华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在那一刻里,他仿佛看到撒拉之乡已经长满了无边的核桃林。他当即表示,让韩忠华马上着手引进种苗,有任何困难镇上都会倾力支持。

就在那一年的清明前夕,韩忠华从新疆引进了7株薄皮核桃树苗,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种在了自己的承包地里,竟然有6株成活。但是,他们还是担心它能不能活过那个冬天。到10月底,马永福就和韩忠华把那几株核桃树苗的树枝子小心地拉弯了,再用土掩埋保护。第二年,一开春,又小心地将土扒开,没过多久,它们就开始抽枝吐叶了。这是一个不小的成功,它意味着循化可以大面积引种薄皮核桃。

1999年,他们又从新疆大胆引进了2000株核桃树苗,就在那6株核桃树旁边,承包了87亩土地,建起了一座核桃园。为了表扬韩忠华的创举,马永福提议将这个核桃园命名为“中华核桃科技示范园”,取的是韩忠华名字的谐音。这种核桃品种不仅皮薄,而且见效快,两年生的树苗,第三年就能挂果。有道是:“桃三年,杏五年,想吃核桃十八年。”薄皮核桃的引种成功,打破了当地核桃要等18年才能见到果实的定数。到2001年时,这些核桃树都开始挂果。

2001年,积石镇又承包了170亩土地,新建了一座核桃园。

也就在这一年的夏天,循化县举行了一次农业观摩会,会议最后的议程是观摩积石镇的百亩核桃园。当全县掌管农业的与会代表走进这个很少有人提及的果园时,所有人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很多人走出那个园子时都在议论这样一个话题:也许这正是未来循化农业的又一条出路。在现场,县上的有关领导对积石镇的这一做法给予高度赞扬。之后,县上只要研究农业问题,就一定会谈到核桃,好像没有了核桃,循化的农业就会黯然失色。

这对马永福和韩忠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鼓励。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核桃树,2002年马永福被组织上任命为县农林局局长,马永福自己也意识到,从此他就要与核桃结下不解之缘了。他不能辜负组织上的信任,更不能辜负的是全县父老乡亲的期望。

这一年,循化新建了2000亩的核桃园,之后,循化的核桃园每年都以2000亩的速度在扩大。循化的土地资源有限,那么,这么大规模的核桃园要建在哪里呢?他们把目光首先盯在了那些老果园的改造上。循化是青海主要的瓜果生产基地,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已建有7000多亩的果园,这些果园的看家品种是三红苹果,曾红极一时。但是,随着其品种的退化和果树的老化,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时,这些果园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效益,虽然果树依然,但其果实却总是冷落成泥,无人问津。到2006年的春天,这些老果园中的6800多亩已经变成了核桃园,已种植核桃树43万株,已建起24个百亩以上的核桃基地,循化也已列入第五批国家级核桃标准化示范基地。继辣椒和花椒之后,循化的核桃也大有成为一个特色产业的势头。

5月底,在循化采访时,有几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件是,一开始,几乎所有的人对种核桃都没有兴趣,是那些农科技术人员自己动手将无偿提供的核桃树苗木种到果园里的。后来,先栽种的树苗开始挂果收益,其他的果农才有了种核桃的积极性,但是,县上为了推广扩大种植面积,至今依然无偿提供苗木,无偿提供技术服务。一件是,到现在为止,大部分苗木都是县农业部门从山西核桃苗木基地赊欠来的,一直有数十万的苗木款无法清付。另一件是,去年产下的核桃每公斤卖到了25元左右,在西宁举行的青海省农产品展示会上曾卖出每公斤60元的天价。这几件事情所包含的意义,人们不难想象。

据马永福介绍,循化之所以看好核桃产业,除了投入少和它很高的经济效益之外,它还会有相当持久的生命力,可谓是一个一劳永逸的长寿产业。虽然,薄皮核桃树的寿命要比其它核桃品种要短一些,但是它的有效收益周期或者经济寿命至少也在50年以上,这是其它种植业所无法可比的优势。据说,循化已有人开始准备与核桃有关的加工业项目,如果有150万株核桃树进入盛果期,那确实会带动一些相关产业的发展。而且,只有这样,循化大兴核桃产业的梦想也才不会重蹈三红苹果的覆辙。因为,一棵核桃树的寿命毕竟不能等同于一个产业的寿命,种下一片核桃树只是一个产业的开始,把一片核桃树打造成一个有持久生命力的产业需要走的路还很长。(记者 古岳)

天津大金空调维修

学纹眉

聚合氯化铝